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fanglei  

2016-03-21 23:5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方磊让我写她,因为她写过我。好像还写过两次,而且没有稿费。很多年前,我们还商量过做一件事情,同样的时间地点人物,我们一起写一个小说,这当然不是比赛,但谁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干这件事情,好在最终也没干成。

 

我很久没写东西了,打算拿方磊练练手。方磊还有个名字叫一枚泼妇。也算是京城名媛了。除了一枚泼妇,她还有一个名字,但这个名字,我谁都不会告诉,我总是想,也许只有我们两个人这么好的关系,才会知道她那个名字。类似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因为和方磊太熟了,我不知道从哪儿下手。说说她的坏话或者好话。但我只打算随便说说。

 

上个周末的下午,天气很好,我从三里屯看电影出来,发现一个未接电话,回过去才发现是方磊(她大概是知道我很少准时回微信才给我打电话),她说在哪儿呢。我说我操。她说你怎么都是拟声词。然后我才反应出来,哦,是方磊呀(我的电话号码都丢了)。我说,刚看完电影,困了,回家睡觉。她说晚上去吗。我说去。我们说的自然是一个吃饭的事情。他说她在王府井。不然我们早点儿见。我说去哪儿。她说可以先去熊猫(这是一个喝啤酒的地方),我说,那等我醒了给你打电话。晚饭是六点,我醒过来,已经七点了。就是这样。我都想不起来这是她第几次原谅我了。她说对别人就是三次,最多四次。我觉得她原谅我了40次,未来还会有400次。虽然她最讨厌别人迟到。

 

每次我们约出来玩儿,都是她先到,然后一个人打愤怒的小鸟。因为我总是觉得自己会陪到最后,所以我想自己拥有了迟到的特权。(这大概就是水瓶座的傻逼之处吧)。不过方磊也是水瓶座。我的上升是天平,月亮是双鱼。她说她也是。全是。这件事给我气的够呛。

 

有时候,我们会找到共同之处,但是更多时候,这种一样,让人觉得烦躁。可她还是我最好的女朋友。如果她是男的,或者我是男的。我们会爱上对方吗。我不知道。

 

想起有一年,很多年前,我们一起在南京出差,然后睡到了一起,第二天起床,发现,刮胡刀和安全套都被我撕开了,她说——你喝多了。都撕了。(自然不会用上)那件事后,我们主要是感慨:好浪费钱啊。

 

那次好像是去南京玩,我想不起来了,好像是去找曹寇玩儿,方磊在南京生活过很多年,我后来的老公(也就是现在的老公)也在南京生活过很多年,所以某种程度可以说,方磊和我的老公更熟。有一段时间,她经常喜欢发一种形式的微博——于一爽又出差了,我又可以约他老公了!呵呵。

 

记得有一年,我们两个人喝多了,站在毛主席照片下面狂吐(那些年,我们总是喝很多酒,爱很多人,也被一些人爱,但是现在一点儿也不留恋),然后天安门的小警察让我们滚开,于是我们就在原地打车(可是天安门怎么会打到车呢),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我当时的男朋友过来才把我们接走。上车之后,我和方磊肆无忌惮的抽烟,结果是给后座烫了一个大的洞。抽完烟实在无聊,又摇下车窗,指着路边的东北胖子骂傻逼。然后我的男朋友迅速把车开走,我和方磊在车上哈哈大笑。

 

重新说那年去南京,我当时还不认识曹寇,我问方磊,他长什么样,方磊脱口而出——看着像流氓的就是。于是从南京南站出来,我们一眼就认出了流氓。见到曹寇的第一件事是管他借钱,因为我们两个人都不喜欢带现金。(事后想想这真残酷,我们竟然管一个专业作家借钱)。

 

有一段时间,我们总是喜欢一样的男的,不过实话来讲,也就是喜欢一下,也不想干什么。然后我们也会不喜欢一样的男的。记得有一次在杭州,一名过气歌手在饭桌上让我和方磊坐过去,然后说,坐过来,坐过来,都是我的果儿,都是我的果儿。当时方磊说——果儿你妈逼果儿。(我很同意)

 

第一次见方磊我忘了,就记得她头发特别特别短,就像刚做完化疗,后来才知道,她果然刚做完化疗。然后裤子特别特别短,因为她有一双长长的小腿儿。所以诗人阿坚管她叫【小腿儿】,我觉得这比一枚泼妇好。因为如果你不知道她为什么要用这泼妇的气质对待这操蛋的生活,你就不能够比我更理解她。

 

方磊后来总是跟我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给她名片了!在很长时间,我都觉得这是她诋毁我的有力证据。那些年,还没有朋友圈,想证明自己,不就是得拿名片吗,还是在饭桌上群发,听听,多傻呀。不过我想这证明了,至少证明了一点,我是一个多么虚荣的人,而方磊是多么的聪明呀,一眼就察觉了。何况,她也是这样子的人。比如,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热爱影视(这是她的本职工作)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热爱小说(她总是写啊,而且还写得特别不错)。。。或者他根本就什么也不热爱,只是给生活找到一个出口,接着再找一个出口,或者是,仅仅是虚荣,让更多人爱自己。

 

我现在被逼着写这些东西,就是因为她要出一本小说。她说是半自传。可我觉得,你们一定要当自传来读。因为她是一个很胆怯的人,所以才说是半自传。

 

为了写这篇文章,我本来可以翻遍我们认识这么多年的证明,比如聊天记录,但是因为手机丢了,所以只能凭着那一点记忆。我们有很多共识,或者说,也许不是共识,只是一种理解,当然,这种理解是因为聪明的前提,我总是问她:为什么有人这么笨。她说——笨这个话题,不是早就讨论过了吗。

 

聪明人就被聪明所累,何况还是自以为聪明。

 

最近一次和方磊一起出去是参加一个云南的笔会(听听,笔会,这两个字,多么80年代,就像我们出生的那些年)。这时常,让人觉得荒诞。

 

去年在去云南的飞机上,我们一直聊天,通常,我们聊的最多的都是爱情,或者,失去的爱情,或者,连爱情都配不上,就是总想被别人爱,再或者,连爱都谈不上,只是被人喜欢的那一点可怜的愿望和决心,然后她一边跟我聊天,一边写东西,我说写什么呢,她说小说,我说啊?她说不是那个笔会要每个人交一个小说吗。我说啊?不是要去谈论创作的瓶颈吗?她说自己最大的瓶颈就是打开电脑。

 

我理解。打开电脑不难,更难的是,打开word

 

其实我们并不是通常意义上的闺蜜。或者说,她不需要闺蜜,我也不需要。我们没有一起聊过面膜,指甲,头发,伟哥。。。。。。(可是闺蜜不就是应该聊这些吗)

 

如果连续见面两次以上,我们就会互相说别见了,快吐了。因为就算不见,我也不担心她,我知道,她的生存能力强着呢。有时候,我想她,会打开她的朋友圈,然后发现,哎呦这个贱人又发裸照了,至少是局部裸照。于是我会问我老公,她美吗。老公说——方磊有时候特别不美,有时候特别美!

 

方磊得过一场大病,不光这场大病,她小时候还掉进过井里,各种各样徘徊在生死边缘。有时候我会嫉妒她,但是想想,她经历这么多,我就觉得她应该什么都得到,得到什么都不过分。何况,算命的说,她在30几岁会大红大紫。不过那个算命的只是我们的一个朋友艾丹罢了。但是艾丹比所有算命的都准。我希望她大红大紫。这样我就有土豪朋友了。

 

因为太熟了,我不知道写什么,或者说,写三天三夜都写不完。而且好像写的都是自己,(假借方磊之名写于一爽,这样不好)。水瓶座就是这么的自恋和自卑。但无论如何,我希望她好。然后结婚,生个孩子,或者不结婚,也可以生个孩子,或者和不同的人生不同颜色的孩子。我总是觉得她意外怀孕的几率比我大(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想)

 

方磊的小说,我并没怎么看过,我拒绝看,因为我恐惧,也害怕这种比较。我印象中只看过一两篇,然后我觉得很朴素,所以从那之后,我就管她叫新一代乡土文学代表作家。她管我的小说,叫阿尔法狗(因为没有经过训练乱七八糟),他有很多这种奇奇怪怪的发明,他还说我的写作是面瘫写作、性冷淡写作。。。(大概是因为我词汇量低吧)。当然,我们也探讨过面瘫和性冷淡这两件事本身。很长时间,她也都怀疑自己是面瘫和性冷淡。可惜作为水瓶座,我也很难理解那些强烈的感受。所以帮不到她。然后我们就为面瘫和性冷淡干了一杯。

 

想起去年在云南的时候,我们总是聊到很晚,当时还有瑶瑶(瑶瑶是我们两个人生活中最重大的发现:我们也可以喜欢女生,但是不能想到性),我们三个人,会要一箱啤酒,在一个叫蒙自的边陲小镇。聊很多很多小时候的事情,那些还能记住的,以及注定会遗忘的。

 

因为年龄越大,这种感受越寥寥无几。有时候会卖萌、这样那样,但是有一点是颠簸不破的,我们都是超过30岁的人了,刚认识的时候,我们才20几岁。大好年华可还没怎么努力,就到了30岁。有时候,连死都会想到。不过。方磊是不怕死的人(有时候也怕)

 

方磊喜欢很多社会运动,抽烟喝酒台球棋牌。。。也热烈的爱过。但是,也可以牺牲爱。她甚至和我说过,很多感受,在你的一生中,大概再也不会有了。

 

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自然是,非常沮丧的。。。

 

于是我想,也许这种沮丧可以在写作中为她找到一个出口。这样自然是好的,但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并不如此,因为,很多感受,一旦体会,就会伴随你一生,在那些夜深人静、突然到来的时刻。

 

  评论这张
 
阅读(15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