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创作谈,  

2015-03-11 15:41:00|  分类: 情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是会变老的 所以应该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一直做下去

于一爽

写作的时间不长,但是年龄已经不小了,自发地创作状态已经结束,也可以说是江郎才尽,如果曾经还对写作有过一点点感觉的话,但是反而,现在的愿望更强烈了。上个月在南京,半坡酒吧,刘立杆说:女人是会变老的,所以应该有一个自己喜欢的事情一直做下去。他只是随便一说,因为我们根本就是在喝酒,抽烟,聊天,谁会聊文学呢?文学也不配充当生活最后的修饰。我并不知道写作是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情。我总是搞不清自己喜欢什么。但是应该写下去。因为我正在变老。

像很多人一样,读过一些小说,这个世界上的小说太多了,这件事情本身让人烦躁。虽然不用都看,比如我永远不会看冰心的【小桔灯】,那么这就证明了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书我不用看,但是另外的十分之一,或者百分之一千分之一万分之一,也依然叫人烦躁。我时常感觉,自己已经不会读小说了。为什么有人写的那么好,有人写的连猪狗都不如,甚至连我都不如。我总是情不自禁的跳出阅读的情感,变成一个跃跃欲试的人。这件事情比之前的烦躁又增加了一分。

也出过一本小说集,叫《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因为已经没有了当时的心情,也就没有了继续谈论的基础。小说里面写了一些我经历的或者没经历的感情,但对世界的理解都是一样的——失望。虽然这种失望很多时候并不属于我。我已经开始对这本书不满了,并不是出于彻底的谦虚。虽然我以后可能再也写不出来这全部,以及那些冲动,甚至那种幼稚的失望。但我还是觉得,这本书太粗糙了。小说需要创意,在这本书结束之后我开始慢慢理解里面的乐趣,就像小时候做的数学题。小说的世界是严密的。

昨天我的好朋友昆鸟刚好写了一篇书评给我,他是批评我的,我有点难过,昆鸟说——我被流行写作害了。我想他说的流行写作就是从2000(?)年开始的那种对于生活的向下描写,认为所有向上都是假的。于是向下成为了时髦成为了主流甚至变成了虚假本身。

其实我一直相信一点——虽然趋利避害是人性,但是舍生取义也是人性。就算我只是描写了向下,但也从不认为向上是假的。只是缺少发现的愿望以及能力,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可能我还不够老。我还有的是时间对自己失望。

昆鸟说我生活中是一个认同主流价值的人,所以我的写作是虚伪的。这点让我十分难过。但也许这正是我希望在写作中表达的一点:我不相信在我这一代人身上,还有主流价值和非主流价值的区别,甚至连主流非主流本身都在坍塌。人和人都是不一样的,这也是孤独找不到出口的原因。我的主流也许在于我太喜欢买包包了。

何况,在我写作的时候也从来不关心道德。因为一切都是道德。而只有不准确的才是不道德的。但,这依然不妨碍昆鸟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所有的事情都并不妨碍另外的事情。甚至写作也不妨碍人继续变老,变得很没有意思。所以刘立杆说的一定是句酒话。

 

 

  评论这张
 
阅读(4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