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作为一个活的还凑合的人,我为什么总去“黑麦的厨房”吃饭  

2015-11-16 19:43: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一个活的还凑合的人,我为什么总去“黑麦的厨房”吃饭 - 于一爽 - 于一爽“绿茶冰激凌(biao)”

作为一个活的还凑合的人,我为什么总去“黑麦的厨房”吃饭 - 于一爽 - 于一爽“吃什么补什么”
有一年,我出小说的时候,黑麦给我的评语是:我以前对坚固的理解是很多微小脆弱的物质紧紧拥抱,比如变成了羹的洋菜粉。于一爽是个有趣的女作家,她对于食物的好奇如我每次进博物馆里看河川马门溪龙的骨骼。

其实我出小说的那一年就是去年,黑麦给我的评语就是微博的转发。可我还是觉得这是最好的。如果不是他黑我,我都快忘了自己是一个作家。

黑麦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做最好的朋友并不容易,比如首先要对彼此没性欲。如果我看见他穿着花裤衩在房间走来走去,我准会说——你穿上秋裤吧。我们就是这么体面的关系。

从09年认识到今天,我们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吃饭。后来他开了“黑麦的厨房”,我们在一起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免费去他的厨房吃饭。我不忍心空手去,害怕时间长了他不认我这个朋友,于是总是带点儿东西,上周我带了同事送我的乐高小人,这样吃完饭我们就可以一起拼乐高小人,以此证明我们是多么的童心未泯,但这都不是真的。有时候我总想,我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下班之后,从中关村开车去黑麦的厨房,吃,就像下班之后回家一样准确且熟练,我经常堵在三环上,到的时候已经九点了,他们会给我准备剩菜剩饭,然后准备一瓶新酒,有时候我也会在楼下买个煎饼再上去。如果有一段时间不去,黑麦的厨房准会变样儿,把桌子椅子换个位置这种事,最近黑麦说要把家里安上粉色的窗帘,但是光想,就够淫荡了。

通常来说,这顿饭往往要吃到夜里2点结束。有时候老公会接我回家,如果他接我,那这顿饭就要到凌晨5点结束。我有种预感,老公比我更爱黑麦。除此之外,通常出席的人还有,凡之类的。后来加入了帅,变成四个人。或者加入邱,变成五个人,偶尔还会有第六个人参加,但是多数时候,我会把第六个人从我们的群里踢出去,三个男的和一个不男不女的我,就像四人帮一样的固定搭配(邱是未成年所以不算人)是最完美的。

我,黑麦,凡,帅,邱,我们总想一起做点儿事。如今想,最棒的是一件都没做。我们想成立了一家公司,叫未来上市。希望它未来上市。我们想做一个文学奖,叫“刘翔文学奖”,专门奖励那些跨了文学“栏”的人,也就是翻越了障碍的人。同时邀请永远的老二史冬鹏同志当顾问。我们还想做一个三扩公司,就是扩大你的知名度扩大你的影响力扩大你的幸福度。扩大之后不可收拾。学的是顽主,因为有一段时间,我们十分喜欢王朔,我们主要指的是我和黑麦。我总能想起来第一次见黑麦,我们一人抱着一个石锅拌饭,他跟我描述了一段王朔在一本小说序言里写的一个场景:大概就是说在三环走着走着,好好地,阳光猛烈万物显性那种feel,然后,王朔就突然崩溃了。

那些年,我比现在年轻一点,不知道人怎么就突然崩溃了,虽然我总是崩溃,但我觉得这不值得被记住。不过在那之后的一些年,比如这些年,我慢慢体会到这种感受,有一次我在三环开车,开着开着,天气好的不得了,突然我发现空中飞着一只风筝,我突然放慢车速,内心不能说是没有感触的,大概就是大家说的那种崩溃了吧。感觉不现实。黑麦也有很多不现实的感受,比如他和别人做爱的时候,这是我猜的。  

总之我们想做的事情可多了,我们想做一个栏目叫【饭局流出】,专门拍我们几个人吃饭,以及拍黑麦做饭,反正他本身就是做饭的。做完了我们正好吃。嗷嗷待哺。虽然他也在三联生活周刊工作,可我从来不知道他写什么,因为我都不知道三联生活周刊是写什么。我们在一起从来不聊工作,我们十分害怕让工作吃掉自己。于是把更多时间消耗在饭局上。

我们总是想很多事情,然后什么也不做,因为根本上,就是什么也不想做。有时候我想,这应该归功于或者说归罪于我们还不太穷,如果特别穷就好了,但是与此同时,又还不是特别有钱。这正符合世界对年轻人虚弱的设定,漂浮,但是,我们又不年轻,黑麦在27岁的时候创建了【27岁就去死俱乐部】,然后他一直活了过来,何况我也不想他死。他要死了我会哭上三天,别人才不会有这种待遇。

黑麦是一个抒情的人,体质上,他忽胖忽瘦,胖的时候就是一个抒情的胖子,瘦的时候就是一个即将变胖的抒情的瘦子,因为伤心的人总是要吃更多米饭。

有时候我会这样下结论,黑麦是我娱乐的主要来源,但是好像也不是很对,我们又没一起生活过。谁会和一个双子生活呢。如果可以的话,他都不想和自己生活。

黑麦有很多名言,什么船到桥头自然撞;人生不如意十有十;人与人之间就是一场游戏。我比较欣赏前两种。有一种破罐破摔的感觉,第三种太悲伤了,但我们是不要悲伤的。光是听world order就已经到头儿了。

如果给我足够的时间,我都可以想起来,还有很多细节,很多句话很多动作,我有一种能力,可以把我认识的人写出来,但我实在想不出这样做的理由。前两天,我给黑麦打电话,问他干嘛呢,他说治感冒呢,然后说发明了一种特别管用的方法,步骤是先去楼下的火锅店吃火锅出汗,然后回家盖被子,关灯,听唐朝。最后一步是再吃几粒感冒药。

我的电话就是在他听唐朝的时候打给他的吧,作为一个朋克乐队的主唱,为什么非听唐朝不可呢。有时候,我又觉得他是一个宽容的人。

黑麦看上去像个良民,有点儿像我认识的王五四,他经常换发型,换眼镜,有一次他喝多了,在熊猫精酿,他一直拨弄自己的眼镜,这是他的玩具,黑麦有很多玩具,他是汽车模型爱好者,可惜他收藏所有的车模都没有反光镜,出盒的时候掰弯了。

为此,我也暗下决心,以后我先掰弯了再送他。就写到这。

重点来了!黑麦的厨房客服订餐加微信kitchenrye。公共号thekitchenintherye 。

作为一个活的还凑合的人,我为什么总去“黑麦的厨房”吃饭 - 于一爽 - 于一爽“乱入镜头的小川er”

作为一个活的还凑合的人,我为什么总去“黑麦的厨房”吃饭 - 于一爽 - 于一爽“厨房一角绿植特写”

  评论这张
 
阅读(5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