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  

2014-03-28 14:28: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要出版的一个短篇小说集的自序)

 

一个短篇小说集,【因为他们都是夫妻】(暂定名),当然,有些也不是夫妻,是前任,是情人,是炮友,也有文艺的说法,是那双一直没牵到的手,他们的共同特点是都有性。无论事实上有没有发生。

 

奇怪的是,女的都叫余虹,为什么叫余虹我也不知道,但是余虹肯定不是我,我写出来的也不完全是我的生活,但对其中的一些部分我又愿意承认,我不会给人物起名字,有时候会把同事的名字写到小说里。

所以,男的叫各种名字但看上去也都像余虹,有时候我会在小说里假装自己是男的,因为太具体,所以不难看出作者并不是男的。这就像,有一次和好朋友美静说电影【赛末点】,如果是女导演,就不会这么拍,太狠了,让波霸突然就死了一个意思。

 

【赛末点】是一个关于运气的故事,我也写过关于运气的故事,我由衷相信这件事儿。坏运气总比好运气容易写。

另外这里面还写了很多关于性的故事,无论事实上,有没有发生。

有一次给美静发短信,说世界上一切都和性有关,只有性和性无关,性和权力有关,她说她也越来越喜欢简单粗暴了。

我把这个短信给老公看,她说我们庸俗。

我觉得庸俗的东西才楚楚动人。

可惜有很多是写不出来的。

 

两年前跟法国签过一本小说,一直没写出来,越写不出来就越不写不出来,出版方要求我描写一种关系——没有上床。如果说仅仅因为没有上床就不是爱情的话,那这种关系就不是爱情。但又在生活中的相当长一段时期占据了重要位置,那,这算什么?

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很难在小说中被再次发生。

因为能力有限,

我写不出来。

 

有一种规律:对于曾经写过的很多东西,过了一段时间就都不想看了,这也是有人说时过境迁的好处是心平气和的原因,因为不激动所以再看就没有价值。这里面的小说都写了一两年,有些超过三年,可我还有想看的理由——我喜欢我写下的人物,或者说是同情。

 

他们某些地方是我,比如,我想,他们害怕的事情挺多。然后自卑,有人说这和金星摩羯有关,自我否定,于是也不喜欢让写下的人物为了生活去做出一丁点儿努力。因为不想做出努力所以看不起那些做出努力的人,害怕失败那么干脆从一开始就给自己毁了。

 

而所有人,都空前一致的从事一种行业(导演、编剧、画家、收藏家。。。),这很容易解释,仅仅是因为我对于其他行业的不了解。我甚至想,比如看不起商人,可能很大程度上成了我小说中女人不幸的根源,于是一生被文化人操。

 

而写下的男人,胖子居多,因为我生活中见过很多胖子,悲伤的胖子,这可能会让相当一部分女读者觉得不美,

他们都有肚子,他们玩味自己的肚子,有些还秃顶,

他们是那种人,总是无法真正高兴起来。他们被安装了防止自己发疯的系统,

其中也不乏成功人士,但又对自己的成功不屑一顾。

大多和老婆没有孩子。性生活不和谐,于是找小姐成了他们命运的一部分。或者每夜手淫,是为了睡个好觉。他们都是失眠症患者。

 

荞麦说,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是属于瘦子的,

所以我才更喜欢胖子,

我也写过女胖子,都不是主角,就是说,都不是余虹,他们在余虹周围,因为胖而且长得不美于是机会不多,这让他们反而在罕见的机会面前显得更真诚更紧张,甚至太紧张于了是又给搞砸了。一群loser。

这些女人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总是很轻易堕胎,因为不想通过孩子给自己带来满足。

 

另外,男胖子和女胖子都很天真,他们因为天真而让他们意识不到自己其实非常性感的那一部分是最迷人的。

他们对待爱情的态度是:没有压力,没有期待,没有责任。但他们没做到。

同时,因为强烈的死亡意识所以伴有强烈的性意识。谎话连篇,不是为了骗人,是不想让别人了解自己(仅仅为了不想让别人了解就骗人,是不是代价太大?

但所有人物都没考虑过代价,如果有的话,就不会花那么多时间谈恋爱。

 

重要的还有一点,所有人物都会喝酒,谁都不知道——酒是什么。

 

另外,我想过一件事,是不是要给女主人公换个名字,比如女的不叫余虹,让读者不会太讨厌,而且我害怕写下一个一直跟随我的人。

 

写这篇的时候,正好在电影院看完刁亦男【白日焰火】,美静问我好看吗。我说不好看。但我很喜欢叼的一个地方,他总是把爱情拍的很猥琐,因为他不想不猥琐,于是反而显得很真诚。所有人物都丧失了被同情的理由,在这个世界上微不足道,对更卑贱者的性成了他们可以占到的最后的便宜,观众很容易被这种自我放弃吸引。叼之前的电影也是这样,他一直在拍一种电影。

 

他一直在拍一种电影。

 

我也一直在写余虹。然后让余虹不停的说话,在每篇小说里,她都说了好多话。我好像从来没描写过一段景色,最多就是她抬头,看了看天。另外,故事发生的地点总是在北京,如果你了解北京这座城市的话,就知道我写下过很多真实存在的地点。比如三里屯。我总是跟别人说这样一件事——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念小学的时候,我都没听说过三里屯。我这么说倒不是讲那里是牛羊吃草的地方,而是小时候觉得非常远,直到很大之后才知道,而知道的时候,这里已经变成了中心。然后我也像很多人一样发生过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爱情故事在这里。我写下了其中的一部分。

我知道,有一种人,可以不完全依靠经验写作,听说有个日本屌丝男作家只认识门口便利店(7-11?的女收银员,可他写出了世界上最好的性。

但是因为我刚好那样生活了,我就只能那样写了。

 

我有时候会想,如果我不写了,那我写下的这些人物会怎么活在故事里。我想过一种可能,他们都还没死去,他们中的一部分会很快死去,而没死去的那部分,也不庆幸。另外,我希望以后不再写爱情,我要超越这个东西,写科幻?

 

这本短篇集被出版社拿走的时候,我觉得责编很懂。

她说:你写的就是那种不会构造故事,而是顺其自然,不是作者在写故事,是故事本身是那样,你们只是复述出来,人物也是,里面的人不那么挣扎纠结,好像生活随便怎么样他们照样那样,没有愤怒也没有好奇。

 

这里的小说都是以前写的,这两年不怎么写了,不写就为不写这件事儿焦虑,当然,人能找出不写的充分理由,比如写作就是巨大的虚荣心和一场超级自恋。但是,我还是必须感谢几个人:

2007年到2009年,大学四年级,兴安让我给北青报写专栏,我之前没想过写东西。

2009年到2011年,喝了两年酒,写了两年流水账,这些都在一本书里了——《云像没有犄角和尾巴瘸了腿的长颈鹿》。流水账的重点就是要准确,比如我会因为想不起一家酒吧的名字而特意跑回去。

2011年碰见现在的老公,我跟他说了一件事,他说这是小说,我开始写小说。

还有【人民文学】施占军,【大家】李巍,他帮我发了目前来看最长的一篇。 

等。

 

如果说我对这些小说有什么不满意的话,那就是对我自己的不满意。

 

 

  评论这张
 
阅读(5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