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你们丫是一伙儿的吗  

2011-06-24 11:20:00|  分类: 杂的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了一个红脸胖子,现在得写白脸胖子,一出一出跟唱戏仿佛。

 

我想不太起来第一次怎么见得张弛。一种是在猜火车,我去找老全吃饭,老全说偶遇白脸胖子,一来二去就吃成一桌了,桌上当时还一姑娘,这姑娘我就没再见过,梳出一个大奔头。吃小点心的时候我还问白脸胖子会做饭吗,他哼哼哼,显然我代表了一个傻逼问题。

 

还有一种是在川办吃完,怎么也跑猜火车去了,看狗子话剧,后来一块儿去无腾斋喝,我吃了两大碗粉条,白脸胖子说我吃得多。

 

再有一种是跟孔乙己。他们说我喝多了,可我怎么记着是丁天喝多了,他们还说我堵门口发名片。惊!这么不要脸的事我都能抡的出去。我记着那天本来是找大仙喝,仙不在屋里,屋里端坐张弛神马的吓我一跳。我给仙打电话说我操人呢,从此之后挺长时间仙不怎么搭理我,不会是因为脏话吧。后来我就傻逼呵呵的坐在椅子上,一桌儿没几个认识的。丁天喝多了堵在门口不让我进去,我绕了半扇后海才重新归位。

 

当时跟大家也不熟就掬着还亲切的问好啊,不过很多事儿我当时就都搞不懂了。于是鼠媚的看着这帮人,最后也就是,一桌子剩菜摆在人人面前,喝多了一人吞服一碗米饭。有的脾气不投上演全武行摔筷子走人,有的酱油拌饭、吃几口剩菜,有的又点了啤的,最不要脸的就是有人还能打电话招呼一群朋友过来。哗啦啦还真有人来。吃到最后的一拨根本不是最头的了。换了70场。深更半夜有人扛不住了吧唧吧唧嘴拍拍肚子喝多了昏昏沉沉睡去身体像条破抹布一样搭在椅子上,可有的还滔滔不绝滔滔不绝,也有划拳的,可惜我看了两年都没学会。智力不行。

 

白脸胖子饭局上的生人要比红脸胖子多。不过后来也就都混成脸熟了,有的,挺多的,都说不上名字就是脸熟。彼此也不留电话,没那个动力。干嘛的也不知道,也许都是文化圈的,边缘的沾亲带故的臭味相投啊。。。不过这个圈的生存状态实际来说真不行。从有规律的性生活这方面都赶不上中产阶级。有时也有一些银行啊神马的,他们超级买单。是下蛋的母鸡。咯咯咯。我有时很想问,你们丫是一伙儿的吗。。。?

 

白脸胖子管我叫小小于、女狗子、所以。。。还有什么不堪入目的来着。

  评论这张
 
阅读(4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