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城市科幻色彩地向我舞蹈  

2011-06-15 12:36:00|  分类: 杂的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两天外省来了一个朋友,为了丰富他在京期间的业余生活,我说带你去故宫吧。他说不去。我说去吧。他说不去了吧。。。我说。他说。他说。我说。于是最后去了。因为我都偷偷摸摸锻炼了很长时间身体,得去珍宝馆考察一下地形。

 

北门入。一路上都是争抢着要给我们讲解的。全被我大手一挥驱散。因为那些故事的价值为零。越具体越可怜,现在有必要跟这绝圣弃智,大眼瞪小眼。

 

在三大殿之一,听有个守大门的说自己这个工作很好沾了皇帝的光。讲婉容是抽鸦片抽软了。可我有个女朋友周游东南亚的时候,试了鸦片,之后自己把一条牛仔裤给拧干了,力大无穷。这很可疑。

 

故宫现在很多屋子都进不去了,只能把脸贴在玻璃上,首先照出自己的一张脸,玻璃擦得很干净。上次去故宫还是冬天,八九点开门就进去,我都很多年没那么早起了,也不像现在这么晚睡。那年我就要高考。

 

宫墙上写满了各种到此一游。人生如寄100年。三里屯早晚有一天也会变成牛羊吃草的地方。100年。死人都该重新回到世上了。再过100年,看我博客的,基本死绝,包括在下。

 

一路听很多游客说,皇帝的生活还挺没劲的啊,每个屋子都差不多。我理解他们的意思是,应该做时空飞船回来给皇帝送个爱疯四教他怎么玩儿微博。。。于是,今天的人看昨天的人,都是且清醒且卑劣。

 

那天烈日当头,我的朋友和我已经晒蔫儿。可是忽然天干地燥变成了风吹万里。瞬间下了一场倾盆大雨,也有人说是冰雹。我们躲在门洞里,身旁有不少卖雨伞的,10块钱一把,他们的心思是卖炭翁。。。

 

后来雨停了,三四点,朋友正好去北京站坐车。我们就从南门出来了。我跟他摆了摆手,忘记了是什么意思。我也没再看。因为珍宝馆已经被我了如指掌。至于其他景点,无非都是几堆石头一汪子水。有人说建筑的美妙在于它撬动了时间。我觉得扯淡。

 

再后来,我就打车去找朋友吃饭了,可是,打不到车,我忍住没有骂人。朝空气中吐了一个泡泡。

  评论这张
 
阅读(4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