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从昨天到今天  

2011-03-24 22:39:00|  分类: 杂的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好久没写吃饭的事儿了,觉得没什么意思,但还是可以写点儿。。。

 

昨天在一个地方吃火锅。他们的肥牛涮完了跟小牛排差不多,看着就饱了。后来一朋友给我夹了一块儿,自始至终我都没动筷子。基本上就一直再喝,我们不想再把酒存那了,占地儿,所以很快就大了。跟我一起喝的这个朋友也大了,这人其实去年年底就要体检。但是他从年底到今天几乎没停止过喝酒,可以说一直没有时间。

 

因为结束的比较早,九十点钟,我就又给狗子打电话,我跟他好像从来没在第一场见过,都是第二场或者更往后。他也在喝,我们跟簋街接头,还有几个人,去的酸汤鱼。我当时已经大了,大了之后特别渴这人所共知。于是我就把酸汤鱼的酸汤都给喝了,干锅了。

 

差不多12点多终于扛不住了打车回家。碰见一司机,我说去东边,他不走,说自己去西边收工了。我说带我走吧带我走吧,我喝大了,再不回家睡觉该出事儿了。司机说问题是我也得回家跟媳妇儿睡觉呀!我说哼!

 

然后今天早晨起床头特别疼,这是自然地,我还发誓再也不喝了!所以我想上课的事儿就算了吧。但是想到算了吧,我一高兴,头就不疼了。于是我又去上课了。我迷迷瞪瞪的进了教室,很多人就都知道我大了。我有个同学老想瞻仰我喝酒,经常问我什么时候有空,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有空。我今天知道昨天的事儿,明天知道今天的事儿。其他我都无法安排。所以我跟他说,不然咱俩课间吧,这事儿就不用提上日程了。。。

 

因为我很晕,上午的课也很无聊。我就一直左顾右盼妄图将一根笔立起来。甚至我在想,如果有一个面绝对平的话,世界上是不是任何东西都可以立起来。然后我还盯着前面一个同学的耳钉研究半天,怎么看都像两枚纽扣。那个带着纽扣的同学显然也很无聊,他的桌上只摆着中南海1.0和打火机。随时准备出去抽两口。手里一直再玩儿PSP。于是我跟他聊了会儿,聊完之后他说——走了,抽烟去了。大约过了半分钟我说——好啊!说这俩字的时候我被自己吓了一跳,我的CPU反应好慢呀。。。

 

下午看了个日本的纪录片,讲的是一老妓女的故事。把风月场所拍的华灯初上情爱绵绵。老妓女身上既没虚荣也没自卑,怎么说呢,一点儿都不低贱。说真的我被打动了。甚至可以看到一个有反思能力的导演再做大众叙事时的那种孤独。

 

其实看片还挺好的,其他讲课都没意义,尤其教一个人如何创作是世界上最没意义的一件事儿。艺术不是你把自己当成傻逼一样刻苦然后就能解决问题的。

 

因为我都已经很久不被打动了,中国电影看多了好像会自动生成一种奇怪的情绪,我也不知道这个情绪算什么,我对它其实是讨厌的。这个情绪怎么说呢,就是总会让我故意的低估或者漠视一个人真诚的痛苦,我尝试刀枪不入、打肿脸充胖子,如果想到会被中国电影打动我就暗自发誓我不是人。等等。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