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上周去给一个朋友过生日  

2010-10-20 23:12:00|  分类: 杂的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去给一个朋友过生日。先去望京的老猜火车接头。我一进屋子就乌烟瘴气,都假模假式盘道呢,特别得他们文艺届真传。后来慎了会儿大家开车直奔宋庄。其实我挺怕那地儿的,艺术混子稍多。因为艺术这两字现在跟地下一样,你一提我就烦。所以我想原因大约就是宋庄的天不错,可以给我们扔外面,于是我们带酒和串就过去了。因为据说那儿只有草且现在连草都没了,所以自备干粮。其实当时我觉得应该再从城里切一DJ走,这样就更土了。。。

 

话说过生日的这人,爱好相当别致,每年生日都弄得跟春晚似的,但是之前他也不说谁谁大寿就说聚聚。而且这么随便聚聚就是美女如云,后来饭的时候我发现呀有男的插空就给个别美女指导指导艺术顺手还指导指导生活。。。

 

其实这人的生日开始有点儿像冷餐会,因为都给我们扔外面了所以也确实够冷,有好几个人的假抑郁症都给冻出来了。。。话说前两天有人跟我说今年冬天是千年最冷,本来我还不信,因为凭什么,我们老赶上千年一遇的大事儿?不过后来有人出来辟谣,于是我就信了。所以我当时的一个预测是,今年冬天结婚的不会少,因为太冷都别出来喝酒晃悠了。且,我认识的一个人,据说下月就要起行,去清迈呆到春节。所以说,今年冬天有两个姿势,可以结婚可以去清迈。不安之年必有妖异,都应该躲好。

 

再话说那天的冷餐会,我拿着酒在小院儿里溜达溜达也没地儿去,最后直奔火炉子。其实说真的,这会儿会烧炭的比会玩儿艺术的好使多了。当然,他们盘道的继续盘道,都快画出圆圈来了。

 

后来差不多12点,有几个人物交流完心得体会要撤退了。我没赶上,喝的有点儿大,想进城的时候发现已经没车了。且这会儿还跳出有一人跟我说,来了你还想走!?当然,我肯定是听不出来这算威胁还是挽留。。。于是伙同几个男男女女去一个人的工作室打算继续带到天亮。。。后来工作室的主人又给我们背了点儿酒菜,再后来,这人就扛不住了,我说咱让他睡吧,男男女女说,咱别同情他!

 

其实酒桌上总是这样,有人专门混下半场,有人撑上半场,有人属于全能冠军,话说那天我全能了一把,全能的有点儿过,后来缓了好几天。

 

那天夜里大约就是几个人一块儿喝了点儿慢酒。其实我挺怕喝慢酒的,半个杯子晃悠来晃悠去一个晚上有点儿有气无力。这个效果就跟有些上海人爱说——阿拉整一只啤酒好好喝不醉不归侬说好不啦一个档次。不过那天的时间大约已经是一点了,猛将也快不起来了。

 

当然,我们肯定是聊天来着,比如说说谁谁谁的好话坏话之类的——什么王康有才气,因为文章不管写多长都像一气呵成;李敖应该去看病,完全就是一塌混,把岛国文化的小家子气给承包了;北岛最近做的事儿有点儿像双簧,人把自己的过去作为一个起跳板表演两栖动物没问题,但是现在弄得跟诈尸似的;另外好像还有人说刘XX的符号性,不过其实谁得奖不得奖我一点儿都不关心,一个国家老得苦难奖未见得是好事儿。当然事儿本身还是好的,因为现在站着不动都很可贵,何况还有人在做事儿。

 

其实有时候,喝酒是这样的,有些人越喝越醒。打个比方——他没喝的时候你跟他打招呼他谁都不认识,也就嗯一声。等他喝来劲了,那肯定说,呦,张三,你怎么在这呀,我是李四,刚才你丫没理我。。。其实我要说的是,那天晚上一块儿陪聊的就有这么一个。他开始一直晕着也不出声,后来突然抖擞了,要让大家帮他支一招。。。

 

话说,这人其实一直有个困惑,就是到底是继续这么混,当然也算混出头了不过还有空间;还是就先算了,不一定出家但是至少可以退点儿。。。反正想让大家给支招。

 

其实这个事儿挺难支的,因为这个困惑的解决不是道理,而是一种体验。你体验了而我没有体验,那我就是胡说八道。所以最后我们好像画了一个特大特圆的饼不过都没到点儿上,因为一切的一切,其实都是智慧不够。如果够了就不存在这种困惑了直接身体力行。一句话——底子潮。

 

因为人是功利动物,都想知道自己是不是一把好刀。一辈子玩儿的是梁山游戏,有点儿风云就要看自己能不能叱咤,不能叱咤,搅局也行。所以,有期待必然执着。老觉得未遂,其实遂了也不一定行;过把瘾就死,其实过把瘾也不想死。因为一个人一旦尝试到了什么情况能叫你自我体现的话,那你必然依赖这个情况。。。所以说这事儿挺难办的。我们很难让他违背人的功利性,当然他自己也有一个想涉水到达的对岸,暂且比较矛盾,看来自己的山头得自己慢慢摆平。或者就干脆连山头都别摆平了,暂且的附和这帮同行人的应招邀约也没什么不好。混与不混的临界点都在于要求一个意义,但是人整体都没意义,具体的事儿可能还有点儿意义,连生死都是假的,也别想轮回了,不如以后直接投胎大骡子。其实这个人做的行业也和艺术沾边儿,所以说艺术这两字就跟毒品似的,最好早点儿戒,被这个灌顶就妈逼完蛋了,到头儿就是想出家。

 

其实这帮人都定期聚,家里老婆都被训练的特别通情达理。当然有一条,就是你们谁接走的回谁家,千万别让醉鬼半夜回来祸害我。。。这个情况就跟我一个朋友似的,一喝大了就去找老婆,不幸他老婆都吃斋念佛了。然后有一次这个女人跟我们投诉说,别让丫高了就骚扰我们出家之人。我们说哦,其实哎,一块儿双修多好呀。夫妻双双把家还。

 

话说,那天夜里有俩哥们儿挺有意思。其中有个人是一口都不喝但是禁不住能陪着,所以我觉得这种人有天分可以去开酒吧,回头天天看别人的笑话。因为恐怕有些人是一口都不能喝但就是喜欢跟大家一块儿呆着,石化。且,这种人你也不能劝他,因为如果他来一口的话,那估计下半辈子就有事干了,得翻来覆去的琢磨自己怎么能晕成那个德行。属于恶心一下能恶心半辈子那种。

 

然后当天还有一人,喝大了之后属于打架伤邻居这种。这人也有一个别致的地方,就是喝了一辈子,或者说起码半辈子吧,没结过账。。。属于酒后零事故。

后来我问他你为什么不结

他说——不吉利。。。

我心想,对我们来说真是不吉利呀。。。哇!

然后我说,那我们这辈子能见着你结吗?

他说,就这么活着,估计——悬。

呸呸呸,真丧气。

 

再后来,就是有几个人轰然过去了,东倒西歪。只剩我和一个做纸媒的接着聊天,等天大亮。或者说也不是聊天就是一个宣泄吧。因为我们大约有一个共同的体会就是——只要你感兴趣的肯定就是被枪毙的。因为你对这事儿感兴趣,审查就必然对你感兴趣。。。所以说,其实好多事儿不是事故是问题,这个问题就在于——不能让你对现实世界有真实感觉。你的感觉有且只能有一种。只有这一种是对的,当然,你的要是不对的话,乖,他还能发展你的感觉。而且是一对一培养,等于你拿个体去面对他,所以说实话继续教育的成本也不低。但是除了成本之外,其实教育者是权力无限、责任没有,因为谁叫你没有感觉。吼吼,和谐的G点。反正当时我和这个纸媒的分析并憎恨了一下各路傻逼,因为这件事儿的好处是,内心及大脑的潜意识自动导航神经中枢就永远不会让自己驶向傻逼的方向了。虽然我们早就上道了。

 

后来有那么一段儿时间,大约是凌晨,太困没的聊了,我们就互相抽烟,不抽也叼着玩儿,一会儿又醒了。。。其实这人都戒烟有段儿时间了。但是他说自己一戒烟什么毛病都来了,小儿麻痹呀。。。因为戒烟等于把自身生态系统给破坏了。所以早晚还得复吸。今天正好。

 

再后来,就是各种乱七八糟的人纷纷醒来,但是我们谁也没进城,缓过来了直接聊到中午。总之当时人和人之间好好地交叉感染了一下,因为确实如此,人都需要一个交的感觉。聊天抽烟喝酒怎么交都行,当然咱们这样的交类似马尔库塞所谓的整体性欲。比局部高尚但是感受次之。

 

  评论这张
 
阅读(395)|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