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于一爽

把头装在身子上治腰疼

 
 
 

日志

 
 

从百年前的西方媒体看李鸿章的“零…  

2009-01-06 12:05:00|  分类: 读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百年前的西方媒体看李鸿章的“零… - 于一爽 - 于一爽研究李鸿章在今天几乎快成一门显学了,现在还不少人为他争得脸红脖子粗。读张社生的《绝版李鸿章》,他走的是“当文字纠缠不休的时候,图片往往能叫人一目了然”的路子,毕竟关于这个大清王朝风云人物的内心苦乐,他的耻辱之迹,痛楚行影,还有彼时文化冲突里的恩恩怨怨,我们是“无知”的。并且在那些“自知”之中,也不可避免那种种的国人视角、价值笔法和民族主义,文字描述的可靠性很多时候是有待质疑的,从而我们至多看到历史人物的半张脸。于是我们有必要从国外的史料和多维语境中,返观他人如何看李鸿章和整个大清王朝,看彼时的他们是怎样一步步的讨价还价,试图有面子的斡旋,企图走出第三条路,而终于无可奈何,以屈辱告终。毕竟在一个衰微的结局和一个失败的群体中,几番羞辱几番挣扎,平衡着晚清和整个世界那种微妙精巧的关系并不容易。

 

    讲这本书走的是“图录”的风格,于是整本书翻下来,这张张图片,确实可以刺激到很多人,从他人的眼中审视自我,有着一种关于“精神的隐痛和审美的自责”,不过这种隐痛和自责实在是再好不过的一剂猛药了。

 

    虽然讲这本书确实刺激到了很多人,但本身又是好玩儿好看的。书的第一章就先是为李鸿章画了一幅小像,讲了很多七零八碎的东西,比如讲到了他的孙子李国煦的家事。谣传张爱玲的《金锁记》就是拿他的家事为原型创作的。于是姜纪泽、长白、长安,我们都可以对号入座,原来李鸿章的家族也是可以被坊间八卦的。并且在这一幅小像中,作者也仔细分析了李鸿章的成分到底和他人有甚两样这个问题,得出了一个李鸿章的组成成分,所谓“一分痞气,二分底子,三分运气,四分才智,五分努力,六分热忱,七分悟性,八分应酬,九分忍耐,十分做事”。

 

    史书上一直讲,李鸿章是1米83的“云中鹤”。从张社生整理出的那些图片中,验证了此话不假。很多国外的资料中也讲了一些对李鸿章的描述“半人、半神、自信、超然、文雅、伪善、优越感”等等。

 

    这种七零八碎的东西,书中很多,比如地球人都知道李鸿章爱抽烟、多痰这个毛病。于是他每到一个国家,人家就为他特别准备一个痰盂;还比如李鸿章喜欢在就餐时喝上两杯红酒,外国报纸就总讲他是“会吃老寿星李总督”,于是他还不小心成了一些保健品的代言人。可惜这位李总督牙齿不好,饮食就只能以“炖菜”为主,他能把“燕窝、鱼翅、烤鸡、炒饭”放在一起吃,他去美国的时候,代表团里有十几个厨师;欧美人确实迷恋这个来自亚洲的皇家游客和他的团队。还比如李鸿章“周游列国”的时候,是穿了 “黄马褂”的。当时外国的小孩子觉得很好玩儿,还用黄色丝带将自己的自行车打扮的漂漂亮亮,以期引起这位贵客的注意。

 

    李鸿章还是个“科技迷”,他的奏折稍加整理,几乎可以成为一篇篇科技论文,比如他的那篇“蒸汽动力运转奏折”,当然他的这个爱好,也为他赢了不少实利,很多公务采办大单都让他经手办理,自然有很多“交易中介费”,就算他不收,也会有人代收。这种事情是自古难全。他还曾给慈禧老太后购回过一台英国产的缝纫机;他还是第一个照X光照片的人。有时想,如果那会儿有个“中科院”“社科院”,他还真应该去管管。反正,他凡事爱钻个洋气,请人在家教儿子们习洋文,至于女儿的喂奶问题,他也使“西法喂牛乳”,他的夫人中风,他都敢用西医的“手摇电机诊治法”。

 

    于是李鸿章的上述种种,都叫他得了个 “不学无术”的帽子。清流讲他是“上不守祖制,下不厚文”。而他是最烦那些 “士大夫沉浸于章句小楷之积习”,他总还是讲一些实用主义的。

 

    这种实用主义到他的外交上,就是被人诟病为“痞子外交”。但是彼时中国的情势,也只能靠他的几分痞气。所谓“棋路是没有出处的,但他能在不利的棋局中,至少将你一军”,这也勉强算是一种政治的老道和圆滑了,虽然并不漂亮,于是他一生名节,也只能认他人描画了,只怪他一生是拼命做官,而所谓为官之道,又根本无道可循。当满朝人都讲,这件事情只有他老人家一人能干的时候,他也就只有包揽下来了。

 

    毕竟,我们千百年来面对的都是一个“自成一体”的天下,落后是肯定要挨打的,而贫弱又是玩不起战争这个奢侈品的,贫弱说到底还是因为民智不开。其实李鸿章在这一点上是有一些认识的。可惜又如何。晚清,参军只为了一口饭吃,于是这样的军队还能有什么指望,根本没有“专业精神”。打仗打仗不行,外交外交不行,经济经济不行。干什么不精什么,还想干什么吃什么。所以就算李鸿章能够认清一些状况,也定了不少制度,但他气喘吁吁的管不住,也就等于没有了制度。中国的事情,有时想和做完全是两回事。他的一人之力,终于老迈而毫无意义。这点李鸿章也只能认了。

 

    以上,算是看《绝版李鸿章》零碎想到的。

(北青)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